http://economy.guoxue.com/article.php/19159
《歷史學》2008年第8期

施耐德(Axel Schneider)教授關於現代中國史學的舊著終於出了中譯本。我知道“施耐德”三字要全部連讀才是其姓氏,但漢語寫作講究要能上口誦讀,此姓氏讀起來卻像是在稱其全名,而頻頻稱以“施耐德教授”又太像法律文書,似難以行遠;下面姑簡稱為“施教授”,希望他能入鄉隨俗,曲諒此不敬之稱。 施耐德在德國波鴻大學讀書凡十二年,從那裏畢業後曾任教於海德堡大學,二○○○年起任荷蘭萊頓大學的中國近現代史教授,前六年還擔任那裏漢學院的院長。歐洲大學多實行“教授治校”,一個專業或學科(略近於我們官定的二級學科)一般只有一位教授,通常也就是所在學科的“學科主任”,地位較美國大學教授更高,但要承擔不少學術管理工作;就治學而言,恐已是“治多於學”。若教授而兼院長,基本上就是以奉獻為主、治學為輔了。而施教授從二○○三年起還擔任一個“中日近代史學”項目的PR(Principal Researcher);這是個一百五十萬歐元的大專案,所謂PR也要承擔大量的專案管理工作,非長於治人者往往苦不堪言。幸其近年急流勇退,已逐漸回歸到研究者生涯中來,下一本關於民國史學與思想的新著也快完成了。

我與施教授相識有年,現在已不記得是哪位朋友所引見,但那種一見如故的感覺卻記憶猶新——他當時正關注著好些不那麼趨新的民國史家,那些人在我們(中外皆然)的歷史記憶中已經形影朦朧甚或淡而化去了。我自己多年來也比較關注一些歷史論述中相對不受注意的人物,他們中不少人當年其實很有影響,另一些人可能真是所謂“無名之輩”,卻非常有助於我們瞭解和認識其所處的時代。

FGUShihc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