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史記‧刺客列傳》提到,曹沫:「以勇力事魯莊公。莊公好力。曹沫為魯將。」在此,即證明了魯莊公自身敬重有勇力者,曹沫有勇力,自然被封為魯國的大將。

然而,其後寫道:「與齊戰、三敗北。魯莊公懼、乃獻遂邑之地以和。 猶復以為將。」

在《刺客列傳》中,傳主在事其國國君與非其國國君者為一半,不管事之君主為哪一位,其他四傳傳主:專諸、豫讓、聶政、荊軻卻抱著使命必達,不達則死的決心;或許是因為魯莊公的愛才,留住了曹沫一命。

從曹沫是勇士:「既以言。曹沫投其匕首下壇、北面就羣臣之位。顏色不變、辭令如故。」看出,不想辜負莊公的一片苦心,因而想戴罪立功,才引發:「桓公與莊公既盟於壇上。曹沫執匕首劫齊桓公…而問。子將何欲。曹沫曰。齊強魯弱。而大國侵魯、亦以甚矣…君其圖之。」此為曹沫所要將功贖罪之點,知魯國的嬴弱不足以與齊國相抗衡,不惜出面與齊桓公談判,這就是其所報魯莊公之恩。

太史公於《刺客列傳》最後一段寫到:「自曹沫至荊軻五人、此其義或成、或不成。然其立意較然、不欺其志…。」曹沫之不死、未死,反以功成不正是如此嗎?既達到了報主亦不欺其志啊!

歷史學系 971634 黃蕙如
創作者介紹

《史記》與《漢書》,文獻探討與參考

FGUShihc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FGUShihchi
  • 「不欺其志」,似乎是這篇報告的核心,前面的敘述,都圍繞著這句話來展開論述。這樣的觀察,又立基於「太史公曰」所論述的「義」。曹沫成功了,酬答了魯莊公不計前敗,仍以其為將的信任。可以追問的是,「顏色不變、辭令如故。」這代表曹沫是勇士,或在行文脈絡中,這就是曹沫酬答魯莊公的神情,雖傳中未死,而其決不畏死?因此,「必以死酬答」,並非行為上,而是心態上「以死酬答」。若順此脈絡解釋,是相當不錯的。不過還可以思索的是,春秋至戰國時期,散布於相關傳記,如戰國四公子的部分賓客,亦有類似行為。如何看待他們繫於四公子傳記,而非刺客?或許可以延伸討論看看。